踽踽独行.

小透明_(:з」∠)_
近期全职

[周叶]苍凉 Chapter 1

*例行提醒
*这儿小透明,如有写的不顺多多包涵
*大概长篇,周更日更不定
*杀手私设有,不喜勿入
*ooc,ooc和ooc[严肃的
壹hx小伙伴快来看:D[手机艾特不了心塞
顺便我觉得正经起来叶神黄烦烦也可以帅的飞起!xxx




准备好了吗.




多谢看到这里.
Chapter 1 破碎开端-下-
[抬头能看到多少温柔的星光,黑暗中就有多少沉默视线.]
被枪声从四面八方包围的时候,张佳乐歪着嘴角笑的像个鬼魅,干净利落的一挽衣袖,杀进人群里,右手拿着枪,左手捏着瑞士军刀,飞速划断对面的人的大动脉。熟悉的血液喷涌的声音,粘稠的腥甜的热气让人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黑衣人的数量逐渐减少,地上的尸体迅速增加。
张佳乐看见他的车,就在不远的位置,只要几步他就可以开着车甩下这些人。他舔了舔嘴角,抓住从身后勒住自己脖子的手臂,用力一甩,砸在对面几个人身上,乘机扑进车里,一脚踩下油门。有几个人追上来挡在前面,张佳乐直接开车撞了过去,扑在挡风玻璃上一脸是血的人不甘的看着他,他笑了笑,露出浅浅的酒窝,然后一个飞速的转弯把他甩出去扔在了墙上。
车轮和地面摩擦的时候发出“吱”的响声,尖锐刺耳。甩下一路尾气,张佳乐就这样开着车畅通无阻的冲了出去。
叶修转过身,手插在口袋里,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以一种闲逛的姿态在走廊上穿行着......或者说,是等待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叼在嘴边却没有点燃,一边走一边四下打量着。二三十楼的高度,采光良好。四面都是一片白色的光,亮堂堂的样子,叶修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嘴角一直保持着一个不大的弧度。这栋楼的布局非常精致,保安系统也异常全面。因为这里的老板接触的生意范围太广,道上树敌不在少数,想要做掉他谋取财产的人更加不少。做人做到这份上...叶修摇摇头,有些不屑的半眯起眼睛。何必呢?
“哒”的一声。叶修停下脚步,敏锐的感觉到自己踩到了什么。血迹,冷却多时的,散发着腥味的血迹,一大滩蔓延开去。
耳朵里听到空灵而婉转的声线,女人优雅的唱腔絮絮低语一般的唱着英文歌,自顾自的空灵而忧郁,颇有一种锦瑟无端的味道。叶修跟着轻轻地哼着,动作也在不知不觉中跟上了节奏。一首翻唱的英文歌。这样的曲子会让人有一种怪异的闲适感。
尤其是当叶修迈着闲逛似的的脚步转过一个弯看见那一地的尸体时,这种诡异感达到了一个极端。阳光散射在空气里,世界都是光明,成片的尸体倒在血泊里,散乱地堆在走廊上,血迹蔓延开来,一直延伸到叶修脚下。叶修站在那里,阳光洒在他身上,让他常年不被晒的皮肤看起来白的透明。睫毛被染上一层白光,轻微的翳动着。他神色安宁,白色的西装让他看起来有些干净的过分,站在血泊里,叼着烟微笑着,脚下踩着破碎的生命。
走廊的对面,有一扇窗子,窗棂上坐着一个人,隔着一地尸体的走廊,扭过头看着这边。他逆着光,几缕被风吹起棕黄色头发显得格外鲜明,声音低沉悦耳。“叶修叶修你来了啊这么慢还有没有点速度!张佳乐刚打电话跟我说他先回去了,你这家伙让我好生苦等啊慢死了!”他裂开嘴,笑的灿烂极了,“我的部分也完成了,先回去了啊!有空咱们pkpkpk这次你不准拒绝也不准给我找理由!”他的声音混着空气里英文歌的歌声一起传进耳朵里,像是某个阳光熹微的清晨一样让人安心。只是略微聒噪了点。
周围是胶着的血腥气,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黄少天一副慵懒的样子坐在窗台上,修长的手脚随意搭着,看起来像个英伦贵族的纨绔子弟。当然,如果他没有开口的话。
如果不是很熟悉,叶修一定会以为他刚刚从某个刻板的家族宴会上偷溜出来。而事实则是,他刚刚侵入了这栋楼的整个安全系统,销毁了所有的监控视频,控制了整栋楼。而且,在张佳乐杀掉地上这些人,叶修从门口进来之前,他已经完成了这一切,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电梯构造内部。在张佳乐下去又接应叶修上来的过程中,他已经在每一根电梯钢索上绑上了炸弹,然后又悠闲地回来,坐到了这里。说不定,他还悄悄的做了更多手脚。
叶修低下头习惯性的轻笑一声。黄少天这个人,不按常理出牌已经养成习惯了,不出点幺蛾子的话,那就不像他了。果然是个机会主义者。
“我先走了啊有些人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非要追着我呢!本剑圣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被他们追上是吧就算你说不是这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叶修你那么厉害可惜我在慢慢追上你啊不多说了我真的走了啊!”黄少天扬起他灿烂的笑脸,冲叶修挥挥手,从窗台上向外面翻了下去。
叶修还没来得及眨眼,一条黑色的人影从离窗口不远的一个拐角冲出来,跟着从窗口跳了下去。 啧..有人要跟这家伙殉情么?叶修慢悠悠的踩着一地的尸体走过去,探出脑袋看了看窗外。几十层的高度着实不能看清什么,而且自由落体速度的确挺快的。他这么想了想就不再探头去看了。
耳朵里的歌声还在继续,女人的歌声充满了缠绵的意味。混乱的脚步声隐约的传了过来。
叶修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两手合在一起,指关节捏出咔咔两声细响。他转过身,踏着一地血迹开始向楼上走去。血迹溅在他的鞋面上,裤脚上,泅开艳色的花朵,他甚至没有低头看一眼,狭长的眼里隐约闪着跃跃欲试的兴奋。
就是现在!
游戏开始!

评论(34)

热度(24)